优秀保险师为您选择健康险,意外险,养老险,教育险
成功保险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华人寿保险 >
right

老师乖乖从了朕:薛蟠住进贾府后比原来“更坏了十倍”,薛家母女为啥不采取措施?

发布时间:2020-06-27 来源:成功保险网

薛姨妈打算在贾府住下的目的很清楚,应该有三个方面。

一是、薛家孤儿寡母在进京都之前,在京都的生意已经出现一些问题麻烦。借住贾府也是的借贾府的官家之势,可以震慑下人、联络关系稳定之前京都生意上比较混乱的局面。

通俗的说就是薛家作为商家,想进京都去“抱大腿”,贾王两家亲戚原本就是薛家投靠依附的目标。可以说进京都去依附官家亲戚稳住薛家目前不稳定的生意局面,是薛家进京都最长期和主要的需求,能入住王家或者贾家当然是最有利的,事关薛家的生计大事呀!

原文:“自薛蟠父亲死后,各省中所有的买卖承局,总管,伙计人等,见薛蟠年轻不谙世事,便趁时拐骗起来,京都中几处生意,渐亦消耗。薛蟠素闻得都中乃第一繁华之地正思一游。便趁此机会,一为送妹、二为望亲、三因亲自入部销算旧帐,再计新支。”

然而薛姨妈的心思有别于薛蟠,目的相同、顺序有别。一为巩固生意家计,二为望亲并拘紧儿子薛蟠,三为薛宝钗待选。

二是、想薛蟠年轻冲动惹事生非,住在贾府受到姨父贾政的约束,不至于再闹出什么乱子来。这一点上与贾政的想法不谋而合,薛蟠若再惹事,贾府、王家又要有麻烦替这个侄儿摆平了。对于薛蟠惹事,贾王两家其实都很头痛。

三是、薛家进京都为宝钗待选入宫之事,依旁贾府希望能有所助力。如果宝钗顺利入选的话,将来宫中贾元春与薛宝钗二人多多少少总有些彼此照应吧。

然而宝钗待选的事情不了了之了,于是有了梨香院中的“金玉初识”。以薛姨妈的行事风格,“金玉良缘”最起码是在她和王夫人之间、而后贾政与王夫人夫妻之间有了初步的交流之后,才可能发生宝钗主动要看“通灵宝玉”这一幕。

那么,作为纨绔子弟,薛蟠大呆子和他的姨表弟、后来的妹夫贾宝玉大痴子比起来怎样呢?

为宝玉挨打的事,薛姨妈和宝钗都怀疑是薛蟠挑的事。先听听薛大呆子本人的报怨吧!

第三十四回原文:“谁这样偏派我?我把那囚攘的牙㪣了!分明是打了宝玉没的献勤儿,拿我来作幌子。难道宝玉是天王?他父亲打他一顿,一家子定要闹几天。那一回为了他不好,姨爹打了他两下子。过后老太太不知怎么知道了,说是珍大哥哥冶的,好好儿的叫了去骂一顿。今儿越发拉上我了!既拉上我也不怕,索性进去把宝玉打死了,我替他偿命!”

薛家进京都投靠贾府借住,原是薛姨妈想要丧父的薛蟠在贾府里有长辈、兄弟们约束约束的。

第四回原文:“谁知自从在此住了不上一月的日期,贾宅族中凡有的子侄俱已认熟了一半。凡是那些纨袴习者莫不喜与他来往,今日会酒、明日观花,甚至聚赌嫖娼渐渐无所不至,引诱的薛蟠比当日更坏了十倍。”

从这两段原文中可以看到,贾宝玉和薛蟠平日应该都和贾珍等人混在一起惹事生非的,并且贾宝玉常常会被父亲贾珍老爷管教。

此外贾宝玉带了秦钟去上的贾府家学,薛蟠也去了。

原文:“原来薛蟠自来王夫人处住后,便知有一家学,学中广有青年子弟,不免偶动了龙阳之兴。因此也假来上学读书,不过三日打渔两日晒网,白送些束脩礼物与贾代儒,却不曾有一些儿进益,只图结交些契弟。谁想这学内就有好几个小学生图了薛蟠的银钱吃穿,被他哄上手也不消多记。”

薛蟠比当日更坏了十倍全拜贾府所赐,而有薛蟠的地方同样也少不了一个人就是贾宝玉。

《红楼梦》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起嫌疑顽童闹学堂”通篇的主角并非薛蟠,而是贾宝玉和他的第一基友秦钟在家学里惹事生非,最后闹的家学中大打出手一地鸡毛。秦钟与贾宝玉交往后,在荣国府内贾母处搭上小尼姑智能儿,最后因此丧命夭折了。

贾宝玉惹了事,挨了父亲贾政的打,就连贾府族长贾珍也会被贾母叫去臭骂一顿。

薛蟠和贾府子弟相比,哪个更坏呢?

“金陵一霸”薛蟠惹出的最大的事儿,是为了在拐子处争买一个小丫头香菱,指使手下将冯渊打成重伤致死。薛蟠主使手下打人,手下下手过重过失杀人,最后还是靠着贾府提携的贾雨村摆平了此事。

而荣国府的当家媳妇凤姐,不仅贪赃枉法、包揽词讼、逼死人命,还亲自让下人家奴旺儿去杀张华灭口。

薛蟠虽倍受薛姨妈溺爱,在家里面却还老实,没听说薛蟠敢在家里做“调戏母婢”这样“越礼”之事。

然而贾宝玉却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母亲王夫人的面(以为睡着了)就敢“调戏母婢”金钏儿。金钏儿投井后,贾府王夫人只用五十两银子就自己在家中摆平了一条丫头的人命案。

薛蟠只不过撩了柳湘莲,就被破落世家子弟柳二郎一顿胖揍,打得薛蟠没脸在京都呆下去了,跟着伙计去江南做生意。

然而薛蹯见过十几次面也没有搭过话的琪官,贾宝玉却名姓还没有弄明白就与之眉来眼去,第一次见面就与琪官互换了汉巾子。与未来的妹夫贾宝玉比起来薛蟠就是个真正的“小角色”。

非但如此薛蟠被柳湘莲打了还知羞,自己避走江南去了。贾宝玉挨了打,不仅贾府王夫人等和薛姨妈宝钗都怪到了薛蟠身上,连黛玉也劝了宝玉“你从此可都改了罢!”宝玉却答“我便是为这些人死了,也是情愿的!”

而宁国府族长贾珍也不过是在自己家里“爬灰”,跟自己的继小姨子尤二、尤三姐不清不楚的。贾宝玉却惹得与贾府素无交道的政治实权派忠顺王府上门向贾政老爷要忠顺王爷的家养男宠戏子琪官,危及贾府在官场政治中的地位。贾政老爷又气又急又怕又怒,恨不得把贾宝玉当场“杖毙”“勒死”。

应该这样说《红楼梦》中与贾府有关的纨绔子弟,最牛的是从小当男孩子养的王熙凤,不但私放高利贷、害死了张金哥与守备之子,还直接主使家奴杀张华灭口。

第二、是惹出秦钟、金钏儿、晴雯好几条人命债和政治实权派忠顺王府麻烦的贾宝玉。

第三、是荒淫乱伦致使儿媳秦可卿和继姨妹尤三姐轻生的贾珍。

第四、是因偷情害死鲍二家的,偷嫁尤二姐后不闻不问以致其吞金自尽的贾琏。

第五、才能轮到为争买丫头,指使手下殴打冯渊重伤致死的“金陵一霸”大呆子薛蟠。

当然还有仗势勒索石呆子二十把古扇、逼死鸳鸯的贾赦,贾赦是袭爵的荣府大老爷,说他是“纨绔子弟”也不合适了。但贾赦实在也是贾府中最坏的人,就连他的儿子贾琏都对他爹的横行霸道、伤天害理看不下去了。

其实,在薛家投靠贾府之后薛蟠越发明白了,贾府子弟比他薛蟠何止“坏了十倍”。关键在于摆平事情的能力,贾府子弟比他“金陵一霸”薛大呆子何止要强十陪。

于是,便有了宝玉挨打之后,薛蟠对薛姨妈和宝钗的抱怨和自己受了委屈之后的愤怒“谁这样偏派我?我把那囚攘的牙㪣了!分明是打了宝玉没的献勤儿,拿我来作幌子。难道宝玉是天王?他父亲打他一顿,一家子定要闹几天。…… 今儿越发拉上我了!既拉上我也不怕,索性进去把宝玉打死了,我替他偿命!”

薛大呆子明白的事情,薛家母女又怎么会不明白呢?薛家母女“釆取措施”就是一面打压薛蟠、一面讨好贾府,更加强薛家对贾府的依附。薛姨妈见贾母详问宝琴八字有意与薛家联姻,便想办法通过与凤姐谋化后,求贾母为薛蝌刑岫烟订亲,首先实现了贾薛两家的间接联姻。

谢谢邀请。

薛蟠自幻丧父,所以有失管教。

薛父辞世后,留下一双年幼的儿女,做母亲的又怎么不加倍疼爱呢?只是,过份的宠爱,反而害了薛蟠。因为不管他在外面犯了什么事,母亲都会帮他摆平。

所以薛蟠更加无所畏惧。反正有母亲,有舅舅在,谁能把他怎么样?

从人性的角度来看:首先,出于母亲的天性,会无条件的爱护儿女。其次薛蟠是家里唯一的男丁,母亲将来是要靠他养老送终的。所以即使薛蟠因为抢香菱而打死了冯渊,做母亲的又怎么可能让薛蟠杀人偿命呢?从人性上讲是做不到的。

薛蟠在外面惹事生非。薛母和宝钗也不是没有劝说,只是已经管不住了。

当初他们到了京城,没有住自己家,而且住在了贾家。正是薛母考虑到要么住在王子腾家,要么住在贾家,薛蟠在舅舅和姨父面前还不敢太放肆,如果住在自己家,更加没人能管束。

薛蟠其实也有好的一面。好比王熙凤和宝玉发疯后,贾珍贾蓉等男丁都来了。薛蟠知道贾珍是好色之徒,所以一直在护着宝钗和香菱,不让其他人靠近他们。

还有,薛蟠被柳湘莲打后,宝钗劝哥哥不听,反被气哭了。薛蟠求妹妹原谅,说自己长这么大了,还要母亲和妹妹担心,真是罪该万死。

武汉市第十一中学后来,薛蟠除了被打面子不好过,想要外出避一阵子外,他自己也反省长这么大了,对自家生意上的事情一窍不通,所以想跟老家人边走边学。


感谢您的邀请。

我个人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个问题。借着您的提问,回忆了一下文本内容。也来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一、薛家为什么来京。

主要原因之一是薛宝钗待选。另外就是薛蟠打死了人。虽然门子把这件事说得轻飘飘的,但实际,薛家也是求助贾家帮忙解决的。

二、薛家为什么暂居贾家

其实,薛家来京住在王家是更好的。因为相比姨母,舅舅在宗法上更近一些。但是,在第四回薛蟠一家上京之时,舅舅王子腾就被升为九省统制,奉旨出都查边。所以薛姨妈只能来自己的姐妹,王夫人这里。当然,也可能是姐妹更近一些。

您可能有疑问,薛家这么有钱,自己奥尔加之书又不是没有宅子,为什么在别人的屋檐下生活。他们四大家族的同气连枝,可不同于我们现在的亲戚关系,怕添麻烦。到了所在城市,宁可住旅馆也不住亲戚家。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薛姨妈是寡居。可不像咱们现在生活这么方便。再者,从薛姨妈能力行事上,与内宅周遭尚可,与外事是没有太多魄力的。还记得,薛蟠第一次走生意回来,还是薛宝钗提点哥哥,奖励伙计的。所以,居住在亲戚家,也能某种程度上震慑伙计的。

三、薛蟠变得更坏了,为什么不搬家

除了基于以上原因不得不暂居贾家以外。要注意到,薛姨妈不是孟母。孟母为了儿子成长,晋升阶级,才努力创造各种条件让孩子向好。天下母亲虽然差不多都是如此,但是,薛家的起点某种程度上,就比孟子高。所以,薛蟠不需要多努力就能承袭财富。也就不至于在学业或者其他上下刻苦的功夫。另外,薛姨妈也说过,就一个男孩,幼时就纵容着,大了更不好管了。

对于薛蟠变得更坏了。其实,怎么说呢。还回到第一个问题上,他是打死人犯过人命官司的。但是你看,四大家族有拿这个说事的吗?所谓的更坏,还能坏过杀人吗?我觉得可能某种程度上,这种坏不是薛蟠以前傻愣愣闯祸的愣头青了。(还记得贾琏第一次看见香菱时说,便宜了那个薛大傻子吗?)而是,在坏上“高级”了些(学到了一点道貌岸然)。让家人察觉不到,至少让内室的母亲察觉不得。

四、薛姨妈和宝钗是否劝过

薛家母女我觉得对于薛蟠行径未必全都知道,但是劝还是一定劝过的。薛姨妈一向纵容薛蟠,劝告也未必劝到点子上,而宝钗呢,虽然对于事事看得清,但是长兄为父,原则上,只有薛蟠教训她,不该她来说薛蟠的。

薛宝钗虽然对此再明白不过,但是到底是自己亲哥哥,在不伤体面和气上,宝钗一定说过不少的。在文本中非常清晰的两次,宝玉被打,有人冤枉薛蟠时,宝钗劝诫哥哥谨慎,虽然给薛蟠惹火,胡乱回嘴,给宝钗气哭,后来薛蟠还是向妹妹道歉,听了妹妹说的;另外就是薛蟠被柳湘莲打了,羞得去做生意,回来后,又是宝钗在关键时候劝他该怎样经商了。

这些在一定程度上,就是着对母女为了家族利益对于薛蟠劝解,所能做到得了。贾史王薛已经富贵两代了,某种程度上,他们的危机感已经没有那么深了,除了少数清醒者、看透者,如宝钗,探春等,多数都是抱着富贵大梦不醒的。

所以为什么曹雪芹会说“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

老师乖乖从了朕
成功保险网
推荐图文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
成功保险网 中国人寿保险 中国太平保险 中国平安保险 中宏保险 华夏保险 友邦保险 国华人寿保险 太平洋保险

优秀保险师为您选择健康险,意外险,养老险,教育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