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保险师为您选择健康险,意外险,养老险,教育险
成功保险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中宏保险 >
right

为你而活gl:巨灾保险一年考

发布时间:2018-11-26 来源:成功保险网

2012年1月7日,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在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上表示,2012年的三项工作之一就是推动巨灾保险立法,将巨灾保险制度纳入国家综合灾害防范体系。

2012年11月,在党的十八大召开期间,项俊波提出,推动保险业在现代金融、社会保障、农业保障、防灾减灾和社会管理等五大体系中发挥重要作用。第四点是要在完善防灾减灾体系中发挥优势,加强自然灾害风险管理,加快建立符合我国国情的巨灾保险制度,利用保险机制预防和分散灾害风险并提供灾后损失补偿。

据业内人士透露,早在2011年,巨灾保险制度方案便已上报国务院,“十二五”期间有望成为巨灾保险制度“落地”的关键期。

2012年已经过去,巨灾保险制度有哪些突破,又有哪些瓶颈?本刊进行了以下梳理。

突破:粤首提建巨灾风险准备金

2012年11月12日,国务院正式签署公布《农业保险条例》(下称《条例》),于2013年3月1日起施行。

《条例》规定,国家支持发展多种形式的农业保险,建立中央和地方财政支持的大灾风险分散机制。对于经营农业保险业务的保险机构,政府将依法给予税收优惠。

“《条例》主要是把之前一些地方试点好的经验和做法用国家行政法规的形式固定了下来。”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评价新发布的《条例》。

值得一提的是,《条例》提出,国家建立财政支持的农业保险大灾风险分散机制,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财政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同时,《条例》鼓励地方政府建立地方财政支持的农业保险大灾风险分散机制。

据了解,目前农业保险发展较好的一些地区已经建立了较具特色的巨灾风险分散机制。江苏省构建了由省、市、县三级组成的政府巨灾风险准备体系;浙江省政府为农业保险综合赔付率在200%-500%之间的损失提供巨灾再保险;北京市则规定,当农业保险综合赔付率达160%以上时,由市政府提供超赔保障。

在广东,2012年5月25日省政府办公厅下发的《关于大力推广政策性涉农保险的意见》(下称《意见》)也要求建立巨灾风险准备金,完善以丰补歉机制,并规定巨灾风险准备金资金来源为承保机构年度保费的大部分结余或由承保机构按补贴险种当年保费收入的25%计提,省、市及有条件的县(市、区)财政给予适当补助。

有学者提出,政府应该充分利用国内外再保险公司的专业技术乃至尝试巨灾风险证券化,缓冲农业保险赔付的波动性,提高商业保险公司参与农业保险的积极性。此外,政府参考借鉴美日的做法,对承办政府农作物保险的保险公司提供业务费用(包括定损费)补贴。

困境:法律制度缺位

其实,巨灾保险制度已在10年前已被提出,至今仍未破局,最新消息总是停留在“巨灾保险方案已经上报国务院”的措辞上。

与普通的风险相比,巨灾风险具有发生频率低、难以预测、损失巨大、损失风险难以分散等特征。经营巨灾保险的亏损性现实与商业性保险公司的盈利性目的往往相背离;同时,巨灾保险的特点也带来保险经营技术上的困难,制约了保险供给市场的发展,更直接导致我国目前巨灾保险主体缺位。

面对难以预测、损失巨大的风险,巨灾保险承保主体缺位实属人之常情,没有法律与制度的保障,谁也不敢承担这项责任。然而,我国巨灾保险法律制度的严重缺位,公共政策的制定者则脱不了干系,政府对于很多有关巨灾保险的基本问题缺乏起码的制度界定,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我国巨灾保险的发展,没有环环相扣的责任与保障,巨灾保险实难实现突破。

目前,我国尚未制定《巨灾保险法》及《地震保险法》、《洪水保险法》等具体的巨灾保险法律法规,未对巨灾保险予以详细规定,使巨灾保险的开展与实施无法可依,最终使保险业在完善我国防灾减灾体系中发挥难以替代的作用。

瓶颈:机制建设未破题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全球范围内,部分国家在巨灾方面的机制已相当成熟。2005年和2012年,史上最强飓风——“卡特里娜”和“桑迪”飓风登陆美国,两次灾难带来的保险损失分别高达450亿美元和250亿美元。全球再保险资本迅速反应,再保险的风险分散机制有效保障了当地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稳定。

又如,2010年智利地震,保险赔付的95%实际上是由再保险人分担;2010年和2011年新西兰连续两次地震,保险赔付的70%由再保险人分担;2011年日本地震,再保险人分担57%;2011年泰国洪水,再保险人分担70%。数据显示,2011年各类灾害产生的经济损失中,保险赔付约合1060亿美元,其中再保险人分担比例高达65%,可见再保险已经成为分担巨灾损失的主要渠道。通过再保险安排,在更大范围内分散和化解巨灾风险,这是再保险机制优势的直接体现。

作为民族再保险公司代表,中再集团参与了国内绝大多数直保公司的巨灾再保险合约,承担国内巨灾风险总累计责任超过5000亿元。其中,洪水台风总累计责任超过2000亿元,旱灾风险总累计责任超过1000亿元,中再集团已经成为国内巨灾再保险的主要承担者。同时,为了提升巨灾风险分散能力,中再集团目前正在加紧夯实基础,一方面对国内巨灾趋势、发生规律等进行研究,另一方面也加快引进国际先进的巨灾模型,在此基础上加以开发和使用。

尽管中国呼吁建立巨灾保险体系多年,但至今进展缓慢,瓶颈制约在于与巨灾保险相配套的巨灾再保险体制机制建设没有破题,中再集团董事长李培育在2012年中国保险行业年度峰会上指出,应通过加强顶层设计为巨灾风险分散做出制度性安排。中再集团作为发动者,统筹各方力量,积极参与到国家巨灾体系建设中来。

业内观点

郝演苏

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

2012年5月4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开征求对保监会上报的《农业保险条例(征求意见稿)》的意见,这意味着外界期盼已久的农业保险立法终于将有基本框架,但关于大灾风险分散机制的建设并未予以细节明确。关键的原因在于,更高层面的巨灾风险分散机制未能启动,大框架没有好,小框架很难制定。

巨灾发生牵涉的面非常之广,不仅仅是包括农业在内。国家应该首先建立一个统一的巨灾风险分散机制,将各类巨灾纳入考虑范围,才有条件在框架基础上对农业保险进行讨论。与之配套地建立一套风险管理体系,对巨灾风险建立风险防范,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工作。

此外,可以从政府财政预算拨款、保险公司及再保险公司按保费收入的一定比例投入、国家粮食风险基金以及从资本市场上筹集资金。哪怕从1亿元开始也行,最关键的是建立巨灾风险分散的机制应该有所起步。

庹国柱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农村保险研究所所长

借鉴美国经验,中国要提高农业保险的保障程度,则意味着农业保险保费要提高,省级和中央财政的支持力度要更大。目前中国尚未有统一的农业保险制度,这似已成为掣肘财政补贴的一个重要因素。自然灾害的损失波动性大,常出现巨额亏损,单靠一个省的力量难以承受。部分省份也在试点研究建立自己的巨灾风险分散机制,但进程缓慢。这中间存在法律、财政以及人才的多方支持不足的问题。

方伟华

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

这个制度的设立是需要从体制、财政、技术这3个方面来加以解决。比如技术,需要对整个中国的地震风险进行非常好的风险评估,测算损失的可能性有多大,才能去做具体的制度性安排,但目前评估的精细程度能否满足整个制度设计要求,还不好判断。此外,还必须对全国的房屋进行统计,中国在1986年做过一个全国房屋的普查,之后的2005年,又做了一个针对全国1%人口的抽样调查,附带房屋调查。因此,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更新更全面的数据,包括房屋的分布、结实程度等。

王和

中国人保财险执行副总裁

从国外巨灾保险制度建设的先进经验看,建立我国巨灾保障制度一方面有“水到渠成”的问题,即需要一个与之相适应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环境;另一方面也有“逐步完善”的问题,即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巨灾保险制度一开始均不可能尽善尽美的,它总是在发展的过程中不断地加以完善。从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现实情况看,已经基本具备了发展巨灾保险的条件,特别是在汶川地震之后,完善并创新社会管理的时代要求决定我国需要建立巨灾保险制度,特别是在东日本大地震之后,经验教训再次启示我们要加快巨灾保险制度的建设。

成功保险网
推荐图文
成功保险网 中国人寿保险 中国太平保险 中国平安保险 中宏保险 华夏保险 友邦保险 国华人寿保险 太平洋保险

优秀保险师为您选择健康险,意外险,养老险,教育险